菲诺斯

一只咸鱼

第一次发血源相关,贼慌,渣绘轻喷orz
表白血鸦!qvq

FF4衍生 二战AU(CK/KC)

大概是突发奇想挖的坑,Cecil是法国将领,Kain是德国将领,有部分私设和原创内容,关于战后审判的脑洞o>_

如果对没有不适的可以往下看了

第一次发文,献给FF4和Kain本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宣判审讯结果的那天塞西尔也是是到场了的,或者说那几天的审讯议程他都没有落下。他坐在陪审席上,远远地看着凯因。

后者依旧是那副冷峻神色,双手环抱在胸前,优雅得像个上流阶层的贵族。或许是一个多月来的关押和审讯的缘故,他比起上一次见面时消瘦了许多,雕刻般的面容也泛着些不自然的苍白,但那双蓝色的眼睛里的清冷坚毅却丝毫未变,他自始至终都用一种冷冽平静的目光注视着审判席上的法官。


在整个审讯的过程中他都没有流露出任何与惶恐这个词沾边的神色,每当法官问话时,他总是用最简洁的语句来回答。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,声音不大,却足以让在场的众人都听清。倘若法官所言的事件属实,他便欣然承认自己在过去犯下的‘罪行’;倘若不然,他便平静坚定地反驳。而当法官质问他以寻求解释时,他却又缄口不言了,表露出一副不屑的神色,好像根本不在意这样的辩驳是否令人信服或是能够帮他脱罪。


在这冗长的审讯期间,塞西尔多次想要起身离座——某种在空气中凝固的东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;可每当这种想法几乎完全占据他的思维时,却又总有一股莫名的平静将之压抑下来,使他在庭审进行了大半后依旧坐在那里,为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而继续忍受煎熬。


这让他一度产生出某种错觉,好像坐在底下接受审判的人是他自己一样。因为凯因在整个过程中都表现出异样的平静和轻松,像是所有的指控都与他本人无关,反倒是塞西尔自己坐立难安。


其实这并非有什么异常,只是凯因一贯的风格便是如此。这个想法跳入脑海的时候,塞西尔正在回忆起与眼下受审的敌国将领为数不多的交集,而这些大多是与战役和胜负相关的,紧接着,他突然发现了令他恐慌的事实,其实他对凯因的了解远远比他以为的要少的多。他平日里在军中的处事风格,在战争开始前的年月里他喜欢做什么,他的家庭生活——就连他那个塞西尔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妹妹,也是凯因在被俘后无意间提起的。


那些一条条列在纸上的罪行里他真正犯下的有几条呢?他那些承认和辩驳的话有多少是可信的呢?他真的有人们说的那样那么十恶不赦,还是其中有所冤屈?而同样参与了战争、双手沾满了鲜血的自己又真的能算得上曾经无辜的受害者、如今正义的胜利者吗?


他没有找到答案,他知道谁也没有办法解决他的困惑,这些问题注定是会被压抑在心里最后被一同埋葬的。


宣读审判书的时候,塞西尔同其他人一起站了起来,目光依旧停留在凯因身上。


他站在那里,从容不迫地承受着周围的目光和最后的裁决,一如他在战场上指挥时的可怕的镇静。塞西尔从他脸上看到了某种释然的平静,像是早就厌烦了这样冗长的、与他一贯的果决截然相反的陈词滥调,而终于得以扔下所有包袱的轻松。


审判长说了什么其实塞西尔已经记不清了,他只是清楚地记得,在最后的最后,周围是一片欢呼叫好之声,而凯因像是对所有的一切都熟视无睹,无比平静地转过身,没有等负责押解的人上前,就配合地走向了敞开的大门。


塞西尔本以为他会回头看向自己,但事实上并没有,不仅如此,在长达几天的审讯中中凯因都未曾看向他的方向。这一点在最后的时刻也未曾改变。


那是凯因留给塞西尔的最后一次背影。屋外阳光灿烂,而他大步走进那片光海,像是要拥抱命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次发,贼虚(>_<)求轻喷